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报道 >

“双循环”会带来什么?这个会议传递出重要信号

2020年过了一大半,我们经受的考验一个接一个。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中国出了一道加试题,我们一边抓全面抗疫,一边抓经济社会发展的运行和恢复。经过艰苦卓绝的努力,二季度中国经济增速已经由负转正。但是,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全球肆虐,错综复杂的内外环境仍然存在不确定性。中国经济面临的形势到底怎样的?下一步我们如何应对?7月30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分析研究当前经济形势,部署下一段的经济工作。

今年伊始,突如其来的疫情对中国经济带来前所未有的冲击,一季度,中国经济增速一度降为-6.8%,二季度V型反弹,增速达到3.2%,由负转正,明显好于预期,现在疫情防控局势平稳,经济运行基本恢复。对于当前的经济形势判断,“中长期”、“持久战”成了新的关键词。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指出,当前经济形势仍然复杂严峻,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我们遇到的很多问题是中长期的,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加以认识。

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在全球肆虐,全球化时代,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影响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过去。短期压力之外,专家认为,我们目前思考问题的出发点还是要从两个大局来考虑,一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战略全局,一是世界上百年未有之大变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黄群慧:这两个大局来看都是一些中长期的问题,包括我们现在的创新能力,产业链、供应链受到一些挑战,需要依靠创新力来提升,需要长期调整中国经济结构,包括扩大内需,包括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也是。因为现在看来中国面临的国际环境和挑战,这种经济发展的压力会长期存在,所以如何应对这些长期的压力,也是我们必须重点给予考虑的。

近几个月,有关“两个循环”的概念备受关注。基于“持久战”的判断,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再次明确,要“加快形成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黄群慧:这确确实实是一个大的发展战略的转向,从原来的出口导向为主的经济战略,转向扩大内需的经济战略。因为外向型的经济战略,尤其出口导向型战略,确实有它的好处,能够快速推动我们作为发展中国家的经济增长,但是也有一些问题,就是包括一些卡脖子问题,一些技术创新原始能力的培育问题,还有内部需求,尤其扩大内需这方面都是一些短板。

14亿人口的超大市场规模、齐全的产业门类等,是强化国内大循环的坚实基础。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意味着要着力打通国内生产、分配、流通、消费的各个环节,不断满足消费升级需求。而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将使国内市场和国际市场更好地联通,为中国经济提供更加强劲可持续的发展动力。

和“持久战”一脉相承,中央政治局会议对宏观调控也有新的要求,提出要“完善宏观调控跨周期设计和调节”。强调“跨周期”释放出鲜明的政策信号,既考虑短期经济波动,又要审视未来经济周期走向。

为应对疫情冲击,今年上半年,我国加大宏观政策应对力度,扎实做好“六稳”工作、全面落实“六保”任务,一系列政策举措密集出台。如何做好下半年经济工作,这次中央政治局会议则特别强调:要确保宏观政策落地见效。财政政策要更加积极有为、注重实效。货币政策要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宏观经济政策要加强协调配合,促进财政、货币政策同就业、产业、区域等政策形成集成效应。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余淼杰:强调落地见效,换言之就是要保证我们所强调的“两新一重”,新型城镇化,新型的基础设施,以及重要工程,建设要落地。然后讲到货币政策,货币政策这一次会议的重点,不再强调工具,不再强调降息降准这些工具,而是强调要精准发力,其实它强调的是一个效力的问题,见效的问题。

疫情冲击让中国的结构性、体制性矛盾凸显,但也可以倒逼改革,成为创新的动力。下半年经济怎么干?中央政治局会议作了多方面部署,这其中再次强调,牢牢把握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

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余淼杰:从短期来看政府通过发放,特别是地方政府通过发放消费券来拉动消费,我认为这个是可行的。从长期来看应该是不断通过减税降费,来促进老百姓可支配收入的稳定增长。如果老百姓的可支配收入上去了,那么中国的消费就会变成有源之水,有本之木。

针对扩大内需,除了“扩大最终消费,为居民消费升级创造条件”,中央政治局会议还提到“要以新型城镇化带动投资和消费需求,推动城市群、都市圈一体化发展体制机制创新。”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 黄群慧:消费之所以扩大不了,是因为有一些体制机制的障碍,因为消费和生产流通之间是一个循环,所以说这个循环实现不了,消费就实现不了。比方说还有收入分配,相应的收入分配的问题解决不了,不通过改革,解决不了,那也会阻碍消费。”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