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健康养生 >

职务犯罪到底多可怕,干预司法如何能忍?

自古就有一句老话这样说“有权就是有钱”,到底为何说权就是钱的前提这不得不说到两个名词,也是一种极为恶劣的腐败的体现,危害国家安全的表现:职务犯罪与职务干预司法

职务犯罪的概念就是:指国家工作人员、企业工作人员或者其他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进行非法活动或者对工作严重不负责任,不履行或者不正确履行职责,破坏国家对职务的管理职能,依照刑法应当受到处罚的行为的总称。

职务干预司法的概念是:党纪处分条例第一百二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党员领导干部违反有关规定干预和插手司法活动、执纪执法活动,向有关地方或者部门打听案情、打招呼、说情,或者以其他方式对司法活动、执纪执法活动施加影响,情节较轻的,给予严重警告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撤销党内职务或者留党察看处分;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党籍处分。

2015年3月30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领导干部干预司法活动、插手具体案件处理的记录、通报和责任追究规定》。

2019年10月下旬,国家监委会同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制定的《关于在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分工负责、互相配合、互相制约严惩公职人员涉黑涉恶违法犯罪问题的通知》。

而就是在日趋完善的法律法规情况下,还是有些不法分子依然利用自身的职务之便进行违法的活动,今天的案件就是河南省郑州市一些公务人员利用自身之便的故事。

职务之便套取贷款,大搞高利贷收取不法资金

谢邦友郑州市人,河南邦友农业生态循环股份有限公司股东, 故事就发生在2013年-2016年,当时郑州市土地局土地储备中心原财务处长(干部)王明瑞、杨春发、曹丽娅、刘鹏飞、裴丽敏、祝慧民、王付根、罗桂明、华晓萍、王皓等十人分别利用国家工作人员身份通过套取银行贷款、高息转贷、收取贿赂等方式分批向张花珍发放高利贷共计665万元。张花珍每月按照月息2分或3分向该十人支付利息。同时因为谢邦友与张花珍为好友,故河南邦友农业生态循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邦友公司”)向张花珍借钱,并打出了借款合同。

2016年6月,张花珍无力清偿该十人的高利本息,该十人威胁张花珍说,若是不还钱的话,要通过协调公安机关关系以诈骗罪抓其坐牢。张花珍当时非常害怕,无奈情形下,才请谢邦友帮忙。但当时邦友公司本不同意代替张花珍清偿张花珍债务,但后因王明瑞等人找到农委的领导,向邦友公司施压。无奈情形下,邦友公司才同意代张花珍清偿债务。由谢邦友代邦友公司签了王明瑞打印好的文件。

在其后一些系列的操作中邦友公司没有上市成功,又出现经营问题,无力再偿还巨额高利贷,王明瑞等人抓住了当时谢邦友签字的漏洞,曲解字面意思,意图让谢邦友一人承担债务责任。

为了使谢邦友名正言顺承担责任,通过诉讼手段向法院提起诉讼。

当职务干预了司法,同一案件三次立案,公平缺席

王明瑞第一次起诉时,中原区法院法官明察秋毫,将其起诉驳回。后王明瑞不服,向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该阶段,王明瑞动用其关系,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未经过开庭审理即将本案发回重审。中原区人民法院接到发回的卷宗后,王明瑞又多次作法院工作,并声称一定会赢,因案件存在问题,法院迟迟不予开庭。后王明瑞经高人支招,在该案还在审理过程中,就本案又提起了第二次诉讼。因该案未分到王明瑞指定的法官手里,王明瑞就舍弃该案,不交诉讼费。但同时,不甘心失败的王明瑞就本案又提起第三次诉讼,并进行第三次立案,这次案件分到中原区法院法官李晓玲处,达到了王明瑞的满意,王明瑞缴纳了诉讼费。在此时,同一件事、同样的证据,在中原区法院有三个案件,分属三个不同的法官。王明瑞在立案庭也是使尽力气,将同一个案件立案三次。另对谢邦友、邦友公司的资产也进行三次查封,同时冻结了邦友公司的工商登记信息,使其不能进行工商登记变更,严重影响邦友公司经营。

被金钱腐蚀的权利到底是打破了天平的平衡,权大过于法

因本案是债务转移纠纷,中原区法院不具有管辖权,邦友公司向法院提出了管辖权异议。但因李晓玲是王明瑞指定的法官,在邦友公司提出管辖权异议时,李晓玲对邦友公司进行百般阻挠,各种威胁。并同时声称,我只审理“借贷关系”,不审理基础法律关系等等。李晓玲的“未审先判”让邦友公司感到事情不对,因此,邦友公司对李晓玲提出了回避申请,但李晓玲不仅不处理回避申请的事情,反而以各种理由对邦友公司进行威胁、恐吓。无奈,邦友公司撤回了回避申请。后在后续的案件审理过程中,李晓玲对邦友公司进行了各种的为难、磋磨。最终对本案的判决也是凭个人喜怒,任性而为,不顾案件基本事实,将谢邦友拖入本案,并判决其承担责任。

邦友公司、谢邦友对此不服,就本案提起上诉。在本案二审过程中,王明瑞也是使尽手段,找到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副院长,最终法院维持原判。

王明瑞等十人作为国家工作人员,顶着人民公仆的名义,却处处以权谋私,恶意谋取他人财产。且为谋取他人财产,不择手段。

为解决此问题,谢邦友也多次找王明瑞协商,但王明瑞声称“谢邦友你是外地人,我们几个都是本地人,且是处级干部,各公检法我都有关系,这钱你得一分不少的给我”,气焰嚣张、跋扈异常。也确实如王明瑞所述,其公检法工作做的非常到位,将王明瑞申请执行邦友公司、谢邦友的案件分到了中原区执行局郑奇处。

无奈情形下,王明瑞十人发放高利贷事宜,张花珍向中原区土地储备处纪委检举,但郑州市土地局土地储备中心的领导官官相护,不对其进行处理。

动摇国家政权的根基,破坏国家秩序

邓小平同志曾对腐败现象给政权造成的严重危害作过精辟的概括,“腐败现象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广泛领域,尤其是侵蚀到我们党政机关和干部队伍。利用职权营私舞弊、贪赃枉法、索贿受贿等犯罪行为,达到了惊人的程度。”“如果我们掉以轻心、任其泛滥,就会葬送我们的党,葬送我们的政权,葬送我们的社会主义大业。” 显然,职务犯罪是腐败最严重的表现形式,是我们党的性质、宗旨根本对立的。它的滋生蔓延会危机我们党的执政地位,国家政权的稳定,导致政治危机。

其次国家公职人员的职务犯罪危害国家政权的法治基础。法律法规是公共利益和公共秩序不受侵害的重要保证。法律规范的制定与实施是法治的重要体现。而法治作为现代化国家的基本特征是维系国家的重要手段。职务犯罪对于国家秩序和公共秩序的破坏是相当严重的。职务犯罪是国家工作人员的犯罪,犯罪主体是法律的制定者、实施者,更是国家法治的捍卫者。坚决、忠实履行法律赋予的职责,保证国家各项职能的实现是对国家工作人员的最基本要求。如果法律的制定者、实施者的行为背离法律的要求,破坏法律的尊严、统一和正确实施,将会对其他工作人员产生误导作用。促使奉公守法的国家工作人员在审视自己的行为方式时怀疑法律的严肃性,从而在根本上动摇法律在公众心目中的地位,造成法律的公正性和权威性下降,导致法律调节功能失灵。

身为一名国家机关干部,对组织而言,首先是对其政治上的信任。在政治上、思想上能与党中央保持一致。对个人而言,主要是看在政治上的成熟度,是否有坚实的理论基础和理论功底,能否用政治眼光观察分析问题,有没有一定的政治鉴别力和政治敏锐性。然而培养一名干部不容易,但毁掉一名干部往往是顷刻之间的事。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特别是领导干部一旦违法犯罪,在组织和群众中首先消失的是政治地位,而这种地位此生再也无法弥补和复原,这就是政治代价。借用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的“守井告诫”来说。每启用一批官员总要给他们上一堂“告诫课”,大意是:老老实实守着薪水过日子,就好象是守住自己的一口“井”,井水虽不满,但可以天天汲取,用之不尽,若是四处搜刮民财,闹得民怨沸腾,一旦东窗事发,你除了将失去所有的一切,还要受牢狱之苦。此时,你想用钱,能用得到吗?你都家破人亡了,钱再多又有什么用呢?

  • 关注微信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