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媒体聚焦 >

阳光下的罪恶

——银行职员合伙企业共谋设计的圈套

最近我们接到一位广西赐意商贸有限公司法人李少兰女士的实名举报,反应广西键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与桂林银行南宁北大路分行有关人员联合设计骗其进入担保圈套的经过,花招迭出、跌宕起伏,令人非常震惊。

桂林银行南宁北大路分行工作人员在放贷无法按时回收的情况下,伙同借贷方广西键峻投资集团有限公司工作人员陈俊华等人共谋,利用第三方广西赐意商贸有限公司法人李少兰女士急于借贷的心理。采取感情引诱、说谎、隐瞒、藏匿、设局等一系列手段,骗其为他们二次担保,达到借新还旧偷梁换柱的目的。让第三方当事人在得不到一分钱贷款的情况下,进入为原贷款企业进行再担保的圈套。致使李少兰所在的广西赐意商贸有限公司贷款不成反被骗。稀里糊涂背上了两百多万元的贷款担保责任,使企业的生产经营雪上加霜。对企业法人李少兰的身心和信誉造成重大伤害。因此我们强烈呼吁各类媒体和社会各界关注此事。希望各级纪检监察以及司法部门介入此事,查明真相。给予参与此次诈骗活动的银行和企业的有关人员应有的处罚。还给被骗企业广西赐意商贸有限公司和法人李少兰一个清白。

调研员直谏

关于陈俊华等人合谋隐瞒真相骗取本人为其担保而被骗取200万元有关情况的说明

本人叫李少兰,女,继广西赐意商贸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现就陈俊华与他人合谋,隐瞒真相,骗取本人为其担保,造成本人将因被骗而承担200万元的损失,而陈俊华等人为逃避责任均已藏匿,不知去向一事做出举报;其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已非常明确,否则其不应该躲起而藏匿。为此,本人认为,本人与陈俊华等人包括与银行之间的纠纷已非简单的民事借款担保案件,而是一起有预谋的合伙骗取并侵犯本人合财产并涉嫌共同诈骗的刑事案件,至于谁应该承担其中的刑事责任,由于本人不是法律的专业人员,也不通晓法律,具体的刑事责任应由司法机关来决定 。但为了让相关的司法机关了解本案的事实真相,本人就相关的事实及本人的意见作如下举报及陈述,请相关司法机关明察。

 

 

事情的起因

本人是从商经营者。2014年11月承包了他人经营的一个采石场,由于当时市场不好,加上《采矿许可证》将到期,必须停产续办《采矿许可证》,导致我的经营出现资金困难,不能按时发放工人工资,工人找到政府上访,给我造成了极大的压力。为此急需筹集一些过渡的资金以度过当时的难关。恰在此时我的朋友李春蓉遇到了我,要向我借钱,说因为她在广东中山市的一套房子向银行抵押贷款,还款期到了,无钱偿还。我当时告知李春蓉,我也困难没办法帮你。第二天(具体日期记不清了),李春蓉突然又找到我说她有一个朋友陈俊华(此人我原并不认识,而且本案发生后我才知道李春蓉与陈俊华是情人关系),在南宁市华西路19号综合大楼402号开设有公司,他可以在桂林银行贷到款,并说如果我能为其担保可得到一些资金使用。为此,在李春蓉的引领下,我见到了陈俊华(以下简称陈总),我们见面后谈了条件,陈总满口答应,表示他可在桂林银行贷得款,其本人可从桂林银行贷款200万元。

 

我因不放心,还多次跟陈总协商,陈总说:"放心吧,你不用担什么责任的,我有公司也是担保人,还用公司的财产进行担保,而且我老婆及儿子和他的公司也是担保人,所以,你担保是没有什么风险的。"李春蓉也说,担保没问题的。所以,我基于对他们的信任,又是好朋友介绍的,没有考虑过多,而且本人也急于得到过渡资金,便相信了他们,基本同意了。最后陈总又说,银行方要求有两个人担保,现在我已经找了我老乡做担保了,他是做挖掘机生意的,叫什么名字陈总没说,只是说还差一个人,所以才通过李春蓉找到我,这事成了后,贷得的款借我50万使用,借50万给李春蓉使用。过后陈总又再次说,你们这次贷款的担保是一种不担任何风险形式的担保,就按银行的要求,你只要提供身份证、个人征信记录、你的房产证的复印件就行了,不用到房产局办理抵押登记。这样我就按其所说的,准备了这些材料,等他通知。后来为了诱使我作担保人,他又对我说,我老乡作担保人只要30万元使用,而且李春蓉向我苦苦哀求,加上我当时资金确实困难,没有再考虑太多,就这样轻信了他们,作了陈俊华的借款担保人了。

二办理贷款担保的过程

2016年7月18日左右时间,具体日期我记不清楚了,陈总叫我去桂林银行南宁北大路分行签字,我到银行后,看见陈总已在一楼大厅等我了,而后他带我上二楼,到了二楼楼梯转弯处就有一位银行工作人员,女的,在楼梯转弯的楼道上接待我们,她自称姓谢,她的手机号码是18778016900,她马上拿出一张纸,上面写有两行字,时间长了,我记不清是什么内容,而后她拿出担保合同叫我签字,我就问他:陈总,陈俊华的老乡也是这次贷款的担保人,他签没有。姓谢的工作人员说他已经签了,就差你没有签,我再问她,我签字了,什么时候放款?她说你现在签字了,明天就可以放款,我想看担保合同,她说没什么,都按规定拟的合同,没有事的,在没有给我看合同内容的情况下,就在楼道楼梯转弯处的长凳上,叫我按她给我看的那张纸上写的两行字,抄在担保合同上,并签上我的名字,签字的时候陈总在场。

签字完成后,姓谢的工作人员叫我先回去,她还说,其余的手续由她来完成就可以了,既然她这样说,我就回家了。

 

2016年7月20日9时59分,我接到陈总转发桂林银行的通知说:陈总您的贷款200万元已经批下来了(见附件3),2016年7月21日10时38分我接陈总的通知(见附件4),叫我到跨世纪大酒店(桂林银行放贷部签字)。我到后陈总和他的爱人已在酒店一楼大堂等我了,而后陈总带我到乘电梯的桂林银行的接待室,银行方有一位女的工作人员接待我们,她没做自我介绍,陈总也没有介绍,她就拿出一叠资料,也没告诉我签的是什么合同和协议,一直不让我看,马上就叫我签字,我问她要来看,她没有给我看,她也不做任何解释,只说:是你们的贷款合同,什么内容也没告诉我,只是一个劲地叫我签字,她说:签字后明天就可以放款了。当时陈总和他的爱人罗赐瑞也在场。在他们的催促下,我签了,签字过程中她(银行工作人员)始终盖住合同的内容,只露出签名的位置给我签字(签名),签完后我问银行工作人员什么时候放款,她说签字了,明天就可以放款,整个过程约五分钟我们就下楼了。

 

2016年7月22日上午,我打电话给陈总问情况,他不接我的电话,下午15时13分我发微信给他(见附件4),他也不回。按照桂林银行在签字时的表态是第二天放款,而第二天没见钱到账,陈总又不接我的电话,在万般无奈的情况下,我打电话给桂林银行北大路分行姓谢的工作人员,她答复我说,此次担保合同的标的是借新还旧,只作为重新更换担保人,而不是放款,我听到这个解释后,本人十分惊诧,便立即申请解除借贷合同担保人责任,但银行方面回答说已经不可能。于是本人又马上找陈总要求解约,他一直不接我电话。2016年7月23日零时57分,我给陈总发了微信(见附件5),如果你不给我一个说法,我马上报警。他听到我说要报警,他和李春蓉(他们是同伙)急不可待地要与我见面,在我紧逼下。陈总说,不用着急,会马上想办法替你和李春蓉解决各50万元的贷款,过了一段时间,陈总没有兑现他的承诺,我追问李春蓉,李春蓉在无奈的情况下,说出我为陈总在桂林银行做担保的事由的始末。本人多次到银行申辩,如果我知道陈俊华(陈总)的贷款合同是借新还旧,我是绝对不同意做担保人的,也不可能在担保合同上签字,但由于陈俊华串通桂林银行北南宁北大分行人员采取欺骗行为,拿到了本人为这次贷款放款所签署的合同上作为担保人的签字。而至今为止,我没有得到桂林银行和陈俊华的任何一分钱。

 

事后经了解,原来陈俊华在南宁华西路经营的家电商店因经营不善,早已经用资产以场地做抵押,多次抵押还债,此次是由于陈俊华在桂林银行贷款200万元到期,他与桂林银行勾结,骗取本人以个人房产证作为征信,替陈俊华到期的贷款作为更换担保人,使致使本人陷入诈骗陷阱。

 

至于桂林银行说的面谈的主要内容为询问我几个问题,其中问题:"您是否自愿为该笔贷款提供担保答案",勾选:"是"等等勾选问题,这些问题银行方自始至终没有问过我,他们连合同都不给我看,怎么会问我这些问题呢?这些问题的答案勾选也不是我"√"选的(对打"√"的笔迹形状,本人要求司法鉴定)。再说了,即使现在其所出示的内容,也没有反映出当时明确能让我知道或应当知道是为借新还旧做担保,否则本人就不会第二天(2016年7月22日15时13分)给陈俊华去微信询问银行放款的事了。而且当时签字的地方不是在正规场合签,而是在楼道上的长凳上签的,显得银行特别的急切。

以上所说的事情的起因及办理贷款担保的过程,本人所说的均是事实,如有虚假,愿承担法律责任。

 

三关于本案有关情况的说明

1本案是一起多方恶意串通,损害本人合法权益,以合法形式掩盖目的的,侵犯本人合法财产并涉嫌犯罪的案件,被告人陈俊华、李春荣等的行为已构成诈骗罪。

首先,本人并不认识陈俊华,是通过李春蓉的介绍而认识的,受李春蓉的诱使才为陈俊华担保,目的也是希望通过为陈俊华从银行担保而得到陈的贷款200万元中的50万元的使用权,否则我不认识陈俊华,陈俊华不做出那些担保无风险的虚假陈述,或者没有50万元的使用权,谁会为一个既不认识,又无任何利益的人去承担这种风险?我想这是一般人认识的常理。为此,希望司法机关能够去伪存真的认真分析,本人也可用人格保证,以上本人所陈述的都是事实,如有虚假,愿接受任何的法律处罚。

 

其次,李春蓉找到本人是有目的的,且与陈俊华已恶意串通,其目的就是诱使本人为陈俊华担保。李春蓉利用了本人与其的朋友关系及信任,致使本人在完全被欺骗和蒙蔽的情况下,而导致了本人上当受骗的。其以自己所谓征信和自己的房屋按揭需要资金为由来欺骗本人,诱使本人一步步地进入了他们的圈套,到后来我才知道他是陈俊华的情人,前面已经提到了,在本人被骗后,本人向陈俊华说,要报案的时候,是陈俊华拉着李春蓉来说服我,叫我不要报案,说会想办法帮我解决资金问题的,但并没有解决。

 

第三,陈俊华欺骗本人说他有财产、商铺已经押给了银行做担保,包括其儿子的公司的财产等等,实际上,此时陈俊华的财产、商铺以及其儿子的财产已因债务问题,均已不属他们控制及所有了,但其在本人面前却隐瞒了其财产等状况的真实情况,让本人在其隐瞒真相的情况下,为其的借旧还新做了担保。在本人发现被骗后想要报案时,其又虚假的欺骗本人,随后逃之夭夭藏匿起来,直到现在也不露面,说明其已变相通过了本人的担保,逃避了其担保责任,造成了本人目前客观上的财产损失(如果本人的担保被认定成立),陈俊华的行为必然构成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因为其逃跑藏匿,就足以说明其不想再为此承担责任了,否则你为何要逃跑藏匿。因此,应该说陈俊华主观上有诈骗的主观故意和占有他人财产的目的,客观上采取了隐瞒事实真相,欺骗他人转嫁其应承担的财产损失风险,并造成他人财产的损失,所以其行为已构成诈骗罪,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

 

第四,李春蓉是陈俊华的情人,且是共同的犯罪人,亦应依法追究其刑事责任。除了前面提到的李春蓉的行为外,李春蓉还有与他人合谋或纵容他人企图利用虚假诉讼继续侵犯本人的合法权益的行为,这在南宁市西乡区法院(2018)桂0107民初11708号民事裁定书及南宁市兴宁区法院(2019)桂0102民初7378号之一民事裁定书(见附件6)中均有反映,且法院已经作出了明确的裁决,李春蓉涉嫌以他人名义出借款项并获取高额利息,已涉嫌职业放贷,有经济犯罪嫌疑,案件已移送到公安机关。这也暴露了李春蓉并不缺什么资金偿还按揭还款,其在本人面前所说的这些,就是为了让我基于对其的信任而将陈俊华介绍给我,让本人一步步地落入他们所设下的圈套。因此,既然李春蓉已涉嫌犯罪,其与他人恶意串通的的罪行也已暴露无疑。

综合以上几点,足以说明本人的担保从一开始就落入了陈俊华、李春蓉诈骗的圈套,骗取了本人信任,造成了本人财产的损失。为此,该案应先查陈俊华、李春蓉的犯罪行为,才能考虑本人是否应当承担该承担的保证责任。

2本人不应对桂林银行与陈俊华借新还旧的贷款承担担保责任。

本案是一起恶意串通,损害本担保人合法财产权利的,且可能涉嫌犯罪的案件,理由在前面已经做了阐述,不再重复叙述。因此,要查明本人担保案件的事实及责任,应先查清涉嫌的刑事案件。

桂林银行明显存在着与陈俊华串通的行为表现,至于理由,前面本人所叙述的贷款经过可以看得很清楚了,而且桂林银行没有明确告知本人此次担保是为陈俊华前次贷款借新还旧的担保。对此,根据最高人民法院的有关相关司法解释,本人是不应承担担保责任的。

桂林银行在放贷的操作过程中存在明显的不符合常理的情况。在桂林银行的操作中,实际上其与陈俊华签订的旧的借款合同中是有充分的抵押物的。如果陈俊华到期不还款,桂林银行完全可以起诉陈俊华,直接用抵押物拍卖后的款进行清偿,但桂林银行为何不进行这样的操作?反而要再拉本人作为担保人,而且仅是人保的信用保,这显然不符合银行的正常操作,说明桂林银行存在隐瞒事实,诱使本人成为陈俊华借新还旧的担保人的行为,其目的无疑就是诱使本人尽快签订担保合同。

桂林银行在对本人作为担保人的操作上也存在违规的行为及不符合常理的情况,一是对新旧借款合同银行从未给本人看过;二是担保合同,包括所谓的告知义务书都没有给担保人看相关的内容,仅是要求本人尽快在这些文件上签名,所勾选的打"√",也并非本人亲自所勾。在担保合同上除了按银行要求抄写了两行字和告知义务书等这两份文件的签名,是本人的笔迹外,再无本人的笔迹;三是按银行要本人提供了身份证复印件,个人征信记录,还叫本人提供了房产证复印件,但却不用办理房产抵押担保登记,而是只要本人签字就可以了。这在旧的借款合同中,陈俊华等人的动产都在工商局办理了抵押登记手续的,说明桂林银行是知道用物担保是要办理抵押登记的。从这里也可以看出,银行的反常行为和心态,明明可以使用更稳妥的房产抵押担保登记的,但银行却不办理。只能说明,银行所要的就是本人在担保合同上的签名,以免夜长梦多,让本人知道了借新还旧的真相,而不再为陈俊华的该行为担保,这才是银行为何不符合常理,可以财保并办理登记的却不用,而只要人的信用担保,这明显不符合银行放贷的常理。

综合以上的情况,本人需要特别强调的是,第一,本人担保的目的是为了取得50万元的使用权,但由于存在他人恶意串通而没有实现,反而成了债务的承担者,与本人签订合同的目的是相悖的;第二,陈俊华、李春蓉存在事先通谋,以占有为目的,隐瞒真相,骗取本人的担保,达到其转嫁财产赔偿风险,逃避还款责任,从而侵犯了本人的个人合法财产所有权,第三,桂林银行不仅存在与他人恶意串通骗取本人为陈俊华担保的嫌疑,而且其在与本人签订担保合同的过程中存在明显的不符合常理及违规的行为,特别没有明确告知担保人,此次担保是为他人借新还旧的担保,对此,本人依法是不应当承担担保责任的。为此,本人认为,陈俊华、李春蓉的行为已涉嫌诈骗,应移送公安机关查处,至于是犯罪既遂或是未遂,由司法机关查明事实以后确定。而对于桂林银行的申诉,本认为原二审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桂林银行没有明确的告知本人是借新还旧的担保,根据第三十九条的规定,本依法不应承担本案所涉的担保责任。因此,二审法院的判决是正确的,应予以维持,并应驳回桂林银行的申诉,同时也应将陈俊华、李春蓉涉嫌诈骗的行为移送公安机关查处,以彰显正义得到申张,社会公平得以维护。本人李少兰表示对以上所述承诺句句属实,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

  • 关注微信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微信公众号